中国第二大电商沦为淘宝店:利益面前夫妻是一本太仓促的书

  2019年1月,李国庆参加了《超级演说家》节目,他以一个成功人士的感悟谈到怎么和模范妻子俞渝开放性地教育自己的孩子。

  比如说,为了拒绝孩子表面上优秀,他从小给儿子定下的KPI指标是:考试只能得中游,得上游要挨罚,而且不许进前15名!

  那时候,他可能没有想到9个月后,一场中国商业史上最惨烈的夫妻互撕会在“双11”前成功抢走阿里和京东的风头!

  不过从这次演讲中还是可以看出一些问题,比如说,李国庆真的矛盾得有些分裂:作为北大学霸的他,居然说自己是教育的受害者。

  按李国庆的说法,从小到大,他一直是家长眼中“别人家的孩子”。他很聪明,聪明到初中时每学期发下新教材,第一周就把一学期的课自学完了,还把后边的练习题全给做完交教师;他很风光,风光到同学们70%听不懂的课程由他来讲课,校长都坐在下面观摩。

  当然,这只是作为学霸的李国庆的一面,更厉害的是,他高中读的是文科,但还是拿到数学竞赛二等奖,化学竞赛三等奖,最后还以第一名考入北大社会学系。

  有一次,他看到一位物理学副教授的孩子居然物理不及格,但人家对天文和气象谈得头头是道,而李国庆对此一窍不通,李国庆深受刺激,觉得自己是传统教育的受害者。

  且不说物理和天文本来就是隔得都害了相思病的两个不同的领域,对于一个对天文没有兴趣的人而言,别人会观测天文和自己有一毛钱的关系吗?

  但李国庆却在这件事上中了邪,他不仅轻易否定了自己是传统教育利益既得者这个事实,还从这个偶然的事上得出自己是传统教育受害者的结论。

  俞渝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学院英语专业,后来还先后在俄勒冈大学、纽约大学深造,作为华尔街精英的她,30岁时就代表中国有色、中国科学院三环,收购了美国通用汽车的子公司MQ,利润高达1.38亿美元!

  俞渝既有学历又有能力,并不是大佬背后的女人,更不是李国庆口中只会摘挑子的女人。

  1996年,两人准备创业做当当时,俞渝问李国庆启动当当要多少钱,李国庆说了个300万,结果俞渝一下子找了600万,美金!

  1996年啊,全球金融危机的前夜,当时马云为了几百万把中国黄页都卖了,跑到北京后只能寄居在朋友的办公室,每天跑到街头像个骗子一样向别人推销公司的网络产品,而俞渝居然一声不响地就甩出了600万美元。

  所以创立当当时,她和李国庆是联合创始人,她不是从李国庆手里骗走了当当,当当本就是她的孩子。

  到2005年,当当网全年销售达到4.4亿,成为次于淘宝的国内第二大电商平台。当时,京东京东商城的年销售额只有3000万,刘强东根本就没有入过李国庆的法眼。

  作为中国第一家在美国上市的线C商城,当当网的前景受市场追捧,上市当天股价大涨86%,还以103倍的高PE和3亿1千万美金的IPO融资额,创造了中国公司境外上市公司市盈率和融资额的新高。

  这一年,作为中国最大的网上书店,当当网的交易额超100亿,占国内网上图书零售市值50%以上的份额。

  线月,李国庆在微博上公开发表了一段“摇滚歌词”,暗示负责运作当当上市的美国投行摩根士丹利故意压低发行价,致使当当在股市损失9亿美元,并爆了粗口。

  李国庆的所作所为彻底激怒了两位自称是大摩员工的女性,她们随后称当当涉嫌做假账、李国庆人品太差,并温情问候了李国庆的父母,当当的股价也应声下跌。

  虽然这场骂战的内容非常露骨、不堪,但大摩女自始至终坚持了一个基本底线:坚决不把战火烧到俞渝身上,言辞之中还为俞渝感到惋惜。

  其实只要稍懂投资的人都懂,当当上市时发行价为16美金,上市后涨到29美金,这种做法对公司的长期发展是有利的:给二级市场留口肉吃,当当的股票流动性也提高了,公司发展更有持续空间;

  但李国庆的逻辑是:你都知道能涨这么多,为什么发行价定得这么低,害得我少赚了这么多?

  多年后当当风光不再,股价大跌,私有化回购时股价为6.7美金,只有上市发行价的40%,李国庆却非常得意,手中挥舞的镰刀嗖嗖作响。

  最近,李国庆在回应俞渝时提到一点:他的梅毒是在浴池里得的,这件事说明:学霸李国庆不仅不懂天文,还不懂生物。

  人家方舟子说了:梅毒在浴池根本没有存活的环境,除非你在浴池真的做了那啥事。

  看来,在大千世界面前,学霸也得保持敬畏之心,否则还会因为学识不足出现常识性错误。

  2017年,俞渝和李国庆商量,将双方所持股分各出一半给儿子(李国庆不是说他儿子从小就会做生意,非常独立吗),但李国庆拿出股份后,俞渝马上代持儿子股份,获得65%的股份,加上其他股东8%股份的支持,俞渝稳稳地控制住了当当,李国庆被踢出局。

  多年后,李国庆说他在搞新业务时被俞渝逼宫,一想起自己被枕边人设计害了,气得他在接受采访时摔杯为号,似乎五百刀斧手就要从账下冲出,吓得采访他的女主持人花容失色。

  但是实际上,当时的李国庆的“新业务”不过是搞实体书店,还赔的一塌糊涂,而当当在俞渝手里时,一年盈利5个亿。

  更惨的是,作为曾经的中国的第二大电商,经过李国庆的努力,如今的当当已经沦为一家淘宝店。

  从上市到退市,从传出收购到收购失败,从中国第二大电商到淘宝的一个旗舰店,如今,当当的存在感仅仅停留在夫妻反目,恩爱成仇的层面,对一家企业而言,还有什么事比这更悲哀的呢?



相关阅读:和记娱乐app

上一篇:广东这家网店不一样:专卖科技服务还有大额“优惠券”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