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电商分销平台均需纳税 部分泉州卖家:或是机遇

  根据去年12月澳大利亚税务局发布的关于低价值产品的GST(GoodandServiceTax,商品及服务税)通知,今年7月1日起,澳政府将实施进口商品GST缴纳新政。届时,澳大利亚进口跨境电商将被征收10%的增值税。

  不过,征税这一被许多跨境卖家视为“提高门槛”的事件,在部分泉州卖家看来却也有可能是机遇。

  根据澳大利亚税收官网,当卖家在澳大利亚进行销售货物、提供服务等相关活动时,才需要缴纳GST,一般是销售额的10%。进口GST=(货物价值+海运费(20USD/CBM)+保险+关税)x10%。

  根据该法案,澳大利亚GST的征收将增加相关范围及规定,年营业额7.5万澳元以上的供应商都拥有缴纳GST的义务。

  目前,根据澳大利亚海关规定,澳大利亚消费者在购买价值低于1000美元的进口商品不用缴纳GST,其中包括服装、书籍、电子设备和运动器材等产品。但如果货物是由消费者购买并在供应商协助下被进口到澳大利亚,尽管产品的价值低于1000澳元,仍需缴纳GST。同时,在十二个月内营业额累计达75000澳元或以上的供应商也都需要注册和缴纳GST。

  如果消费者在电商平台购买商品,商品是在平台或者供应商的协助下进入澳大利亚,那么电商平台的运营方将被视为低价值货物供应商。这也意味着尽管卖家的年营业额低于75000澳元,但如果其是在电商分销平台上进行销售的话,进口的产品还是需要算GST。

  值得注意的是,GST可以抵扣,即卖家在提供销售额时收取消费者的税(GSTcollected),可以扣减在别人那里购买商品或服务时候交的税(GSTpaid),最终需要交给澳大利亚税务局的是:收取消费者的税-购买商品或服务缴纳的税。

  澳大利亚是跨境电商的潜力市场之一。据澳大利亚统计局4日晚间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4月,澳网上销售额达13亿澳元(1澳元约合4.87元人民币),而去年同期只有5亿澳元。澳大利亚人网购热情高涨,在线%。网购销售额占澳大利亚今年4月全部销售额的5.4%,而去年同期这个比例是3.4%。

  在澳大利亚,每消费20澳元中就有1澳元是网上购物花掉的,这给澳大利亚零售商带来巨大压力。

  澳大利亚上议院议长布鲁斯阿特金森曾在2018年全球电商城市发展论坛上提到,跨境电商的迅猛增长给澳当地零售商带来压力,而巨大的交易额有可能造成税收的损失。

  事实上,随着跨境电商的迅猛发展,不少国家和地区都在征税方面做出了相应调整。HDE(德国贸易协会)主席StefanGenth曾在公开场合中指出,每年因跨境电商贸易损失的税额已高达50亿欧元。欧盟委员会在2017年底通过一个新规定,取消了进口欧盟货值低于22欧元产品的免税额度。就跨境贸易而言,对于欧洲商家来说,出口不需要收取,但进口到欧洲国家则需要征收。

  在泉州跨境卖家看来,跨境电商征税无论在国外还是国内,都是大势所趋,经营理念正确并主动靠前适应的企业,才能形成良性发展。

  对于澳大利亚GST缴纳新政,泉州跨境电商协会会员陈伟超认为,应该主动注册税号、合规合法经营,把重心放在产品和运营上。陈伟超认为,难免有卖家抱有侥幸心理逃避征税,一旦被发现,将被平台永久封号,得不偿失。

  “我们正打算进入澳大利亚市场。”陈伟超说,价格并非决定购买行为的第一要素,10%的增值税增加成本,就看卖家如何合理地转嫁给消费者。跨境平台对产品价格并无限定,同一平台、同一款式、同样品质的一双鞋,最高差价可能高达十几美元,近乎卖家的运营能力。

  澳大利亚地广人稀,全国人口仅2400万左右,大部分工作机会集中于悉尼、墨尔本,同时这也是澳大利亚人口最集中的两个城市,合计人口约1000万。相对于广阔的欧美市场,澳大利亚的跨境电商市场份额并不大。正因如此,澳大利亚不被列入中国卖家的必争之地,而这又成为另一些人的机遇。

  “小市场也有潜力。把小市场分析透,做到极致,比如做到TOP10,当然就有空间、有利润了。”陈伟超说。澳大利亚位于南半球,跟中国季节完全相反,很多卖家不敢轻易尝试反季产品,担心库存风险。在他看来,拥有逆向思维的卖家又多了一次机遇。(记者刘倩)



相关阅读:澳门太阳城

上一篇:国内钢铁电商分销集中度上升:前三甲平台结算交易量占比超六成

下一篇:国内钢铁电商 分销集中度上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