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价几元卖到上千!眼镜行业是真暴利?业内人士现身说法

  “我在老家的眼镜店配一副眼镜要400元-500元,但是我买一双还不错的鞋子才几十块。 ” 家在河南信阳某县城、患有轻度近视的小李抱怨道。

  网上也有一句顺口溜如此形容: “20元的眼镜,200元卖给你是人情,300元卖给你是交情,400元卖给你是行情。 ”

  2019年7月3日,蓝鲸财经记者工作平台在微博上发起“有人说,‘眼镜行业暴利’,你同意这个说法吗? ”的投票,在617个参与投票的人中,

  “眼镜第一股”博士眼镜的财报显示,2018年博士眼镜的总体毛利率约为74.12%,相当于成本260元人民币的眼镜要卖到1000元左右,加价率超过285%。 这样看来,博士眼镜的毛利率水平看似能和医药制药行业相媲美。

  同时,2019年1月11日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发布的《中国青少年眼健康研究报告》显示,中国是近视眼患病大国,近视人群比例达 47%,近视的总患病人数已超过 4 亿。 其中,中国青少年近视眼患病率达50%-60%,居世界首位。 国内较高的近视人口和近视患病率,使得眼镜商家看到了商机,纷纷进入这个看似“暴利”的眼镜行业,以期待掘金成功。

  这种对眼镜行业 “暴利”的刻板印象似乎是不可磨灭。 而业内人士却认为,眼镜行业的“暴利”是“假性”的,同时,随着眼镜电商的入局,没有租金负担的眼镜店依然没能矫正眼镜行业“假性暴利”的现实,其原因可能在于,电商没能真正解决眼镜行业的痛点。

  面对网友和消费者的暴利指责,一家中高端眼镜店的销售人员蟲虫认为,眼镜“暴利”是看待问题的角度不同所导致的。 “从顾客的角度看确实是暴利行业,因为售价是进价的三倍,但是从商家角度上看,可能只是‘假性暴利’。 ”

  拥有两家加盟眼镜店的店主杨先生也从同业竞争的角度对 “暴利”观点提出了异议,他说: “眼镜行业以前是(暴利),现在不算了。 ”

  “以前可以赚信息差,很多人都不知道,眼镜店少,可以多赚钱,现在大家都知道了,就比较不好做,只能赚点工资跟店租。 ”

  杨先生所说的“信息差”是指同别的眼镜店相比,大家对流行趋势和流行元素的把握没有太大的差别。 比如同个牌子款式时尚潮流,某一店铺先卖的好,别的店铺也会进一样品牌的货,或者拿款式差不多但牌子不一样的跟风一起卖。

  即使是不同品牌同一款式,价格之间的差距也不会太大,所以,基本上是没有所谓的价格优势。

  蟲虫则向《中国经营报》透露,眼镜店的价格空间不大,与代理模式有关: “不同眼镜店与同一厂家的业务代表所商定的进货价是相差无几的,因为每个厂家在某一地区的业务负责人是有且只有一个,从规则上看,与同一人协商的价格区间不会太大,而唯一影响价格高低的可能只有进货量的大小了。 ”

  蟲虫也认同杨先生的观点,他还认为,对于将店铺开在商场内的眼镜店,租金和员工工资几乎覆盖了所有成本。再加上库存和时间成本,

  “在二三线城市开这样的店铺前期都是亏损经营的,2年内不用寄予希望能盈利,能保本就很不错了。”

  库存和时间成本是指一个眼镜从进货到卖出的这段时间是不可控的。 “有的可能进货没几天就卖了,有的可能进货半年或者一年才卖掉,也有可能卖不掉的,这些都是要计算进去成本的。 ”

  从财报上看,博士眼镜的境况同店主和一线人员所描述的相似。 博士眼镜需要扣除的陈本包括: 营业成本(商品采购成本)、销售费用(工资、社保、租金、物业及水电等9项费用)、管理费用(工资、社保、股权激励费用、租金、物业、水电费、存货损失及装修费摊销等13项费用)、财务费用及其他费用。

  其中,工资、社保、租金、物业及水电费用的占比超过88%,可以说几乎覆盖了所有成本。

  扣除后,2018年博士眼镜在营收5.66亿元人民币的情况下,净利润仅有0.59亿元,净利率仅为10.5%。

  亿欧曾在《眼镜行业沉浮路》一文中总结道:“眼镜行业净利润低的背后,实际上是眼镜行业所具有的高人工、高租金和低购买频次的特点。”

  按这个逻辑推测,如果眼镜行业想要矫正“假性暴利”,在降低成本之后,在成本和价格之间获得平衡,从而真正获得合理利润的话,似乎只要不花或者少花这些项目的钱,再加上提高购买频次就可以了。

  若按博士眼镜的成本结构看,如果大头的人工、租金、物业水电被扣除,净利率约为50%左右。

  通常来说,网店因为没有实体店,就无需负担过多租金、物业水电等费用,所以这一部分花费会大大降低。 而从开一家淘宝店所需要的最低标准初始资金看,确实如此。

  开一家眼镜淘宝店,最低标准是缴纳1000元的保证金(这部分可以退)以及定制最低标准的营销工具,120元/年。 也就是说,只要准备1120元就可以开一家淘宝店,而且1000元在不开店是可以退还,实际成本是120元/年。

  但有网友分析,在电商平台开店还需负担人工、平台扣点、拍摄制作、物流、库存等其他费用,即使是以成本3倍的价格卖出,也很难保本。

  再加上流量成本的逐年攀升,甚至,电商分析师赵骐认为: “线下(获客成本比线上的)更低,不然互联网巨头也不会都往线下跑。 ”

  对此,杨先生也明确表示: “眼镜不能开网店,单价低,投诉多,导流效果很难讲,吃力不讨好。 ”

  “很多品牌你拿到授权代理,他们只是授权你线下实体店,不允许网上销售的。”

  同时蟲虫强调: “网上开店你只是单独卖产品,并不能给予客户服务类的体验,所以客户大多数是一次性的。 ”

  他的门店曾遇到过客户在验光试戴时,没出现不适应情况,然后新眼镜拿到后试戴了两三天就出现不适应状况,回到店铺调整后还是无法解决问题。 ”往来几次,客户就有可能产生厌烦不信任的情绪。

  但是线下店的好处则在于,“我们会为客户重新进行验光,把屈光度数进行调整,并免费更换新度数的镜片。 ”而网店就无法做到这一点。

  资本运动的方向似乎也佐证了眼镜电商不是矫正“假性暴利”的最佳途径。 根据IT桔子的数据显示,资本推动国内眼镜电商兴起的时间是在2014年-2015年,2015年投资事件最多,共16起,2017年投资金额最大,共9.4亿元人民币,到了2018年双双回落,投资事件仅4起,投资金额跌至8亿元。

  截至今年9月12日,2019年并未发生任何一起关于国内眼镜电商的投资事件。

  尽管如此,2018年博士眼镜还成立了控股子公司江西博士新云程商贸有限公司,该公司主要负责运营博士眼镜在天猫、京东平台上的官方旗舰店。

  但博士眼镜在财报中表示,公司将继续对大众点评、 百度糯米、天猫团购等平台的投入,以期为线下引流,目前微商城的准备工作也已经完成。 博士眼镜会不断探索“线上+线下”互动的零售商业模式,促进线上线下的相互促进、协同发展,完善公司的销售体系。

  电商不能矫正眼镜行业的“假性暴利”,也不能解决眼镜行业真正的三大痛点: 竞争局势低端,专业服务缺失以及消费者观念的落后。

  而电商的入局正在加剧眼镜行业的低端竞争局势,也不能为客户提供专业的验光服务,也许只是在普及眼科知识方面能够在互联网基因上发挥少许作用。

  对于店面多的问题,蟲虫估算: “一条街2-3家眼镜店是有的,”更何况网店呢?

  据不完全统计,2017年北京共有3500家眼镜店,近视人口约652万人,为此,约1863人拥有1家眼镜店。 而台湾便利店的开店密度为2300人/家,据世界首位,很显然,北京眼镜店的开店密度也相距不远。

  而专业知识和技能之间体现在用户体验上,小李说他去的那家眼镜店就很不专业,“验光很不准,带上眼镜还会有重影”。

  蟲虫说,一般情况下,像小李这样的,拥有专业知识和技能的眼镜就会再次帮其进行验光,再判断是否存在一些眼部疾病,常见的斜视,眼部炎症等,若是儿童则会判断是否存在小孩弱视的情况,再给出中肯的建议或者及时去医院就诊。

  对标国外,“国外眼科医院病人都是先接触验光师,然后验光师发现眼部问题再转交给眼科医生。 ”

  但是,据了解,中国的合格验光师持证上岗的也就4000多名,缺口高达3万,很多眼镜店的验光人员都并不是验光师,在专业技能上有大体区别。

  另外,蟲虫表示,此前的创业者认为,开眼镜店不需要太专业的知识,但近几年竞争加剧,大家开始关注服务和专业,才发现专业知识缺失的短板。

  “我们另一个老板也是从业12年,他经常跟我们说视光学这门学科要深究下去会挺有意思的,他也是这几年开始深入了解,因为不是科班毕业,所以他说他也不敢说自己很专业,只能在实践中一边学一边去发现问题解决问题! ”

  一位销售人员告诉《中国经营报》说: “目前,还会有很多家长认为小孩近视戴眼镜会越戴越深,戴上眼镜一辈子就摘不掉了,所以都不会让孩子戴眼镜。 ”

  但该人士澄清,青少年戴不戴眼镜,其度数都会增加,而配镜是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减缓度数增加,但,“即使在这个信息时代,要消除这些根深蒂固的观念,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也许电商在卖货的同时,能够普及一些眼科知识,缩小这样的知识鸿沟。

  纵观国内,眼镜行业已经发展了数十年,但似乎仍然处在一个由粗放到精细化发展的过渡阶段,而这一阶段的存在时间,也许会比想象中的还要久。



相关阅读:澳门太阳城

上一篇:女孩学电子商务好吗?

下一篇:没有了